《扬名立万》:一群喜剧人的悬疑实验

2022-02-16 14:34 分类:W66利来AG旗舰厅 来源:admin

html模版《扬名立万》:一群喜剧人的悬疑实验

“这电影拍成了,咱们扬名立万。”

三天前上映的《扬名立万》,豆瓣评分从开分时的7.5,如今已经上升到了7.7。11月一向有着诞生国产佳片的“黑马传统”,如果今年11月能延续传统的话,那么《扬名立万》应该是当中的种子选手。

这部影片讲述了民国时期一群电影人,被召集到一个秘密场所进行电影创作的故事。他们将讨论剧本的过程录下来,形成一种“戏中戏”的效果,为此不惜将剧本中的杀人犯原型带到了现场,悬疑推理与插科打诨齐飞。他们指望通过这部电影,让自己扬名立万。

在电影上映前,毒眸和导演刘循子墨、编剧里八神聊了聊,作为早年间的“网红导演”刘循子墨筹备了四年的大银幕处女作,他们并没有指望这部电影真的像片中所说的那样让他们“扬名立万”,而是有些拘谨地表示“投资人不亏本就行”。

诚如上映当天刘循子墨在微博中所说,“这部电影今天就要上映了,叫扬名立万,它还有一个名字,是无愧于心。”

影视人的自白

更多人对刘循子墨的印象还停留在《万万没想到》和《报告老板》,这两部诞生于2013年的网剧,在那个年代火遍整个互联网,也成为了网剧发展史中不可忽略的注脚。

在小银幕上取得了成就的创作者想拼一把大银幕,也是情理之中。作为《报告老板》系列的导演刘循子墨,他的大银幕处女作本来也应该是《报告老板》大电影,但出于种种原因,这个项目最后夭折了。在拍摄完网剧《报告老板第二季》之后,刘循子墨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2018年,他偶然看到了日本电影《广播时间》,灵感重现。

刘循子墨说当时是有一个朋友向他推荐的这部片子,大概内容是讲一帮广播剧的配音演员在为一个剧本配音时,发生了各种各样的状况。“当时看了以后感觉思路一下被打开了,我觉得人家干广播剧的可以这样搞,我们做影视的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搞一下?”

有了灵感之后,刘循子墨找来了编剧里八神。二人曾在叫兽易小星的微电影《看不见的女朋友》中合作过,只不过当时还是演员与编剧的关系,以导演和编剧身份合作还是头一次。“我一直念念不忘里八神写过的一个短篇小说《片场日记》,就是讲剧组里发生的事,我觉得太好笑了。所以我当时就跟里八神说你一定得过来,这个太适合你了。结果他没问我钱,没问我什么项目,什么都没有问就说明天就来,基于这种信任这事何愁不成?”

《看不见的女朋友》

“戏中戏”的形式确实也符合二人一直以来的创作欲望。《报告老板》就是一部关于“戏中戏”的作品,将一群广告公司员工讨论广告片创意的过程呈现出来。而《扬名立万》的故事也是相似的起点,据编剧里八神所说,“我们平时开电影剧本会,头脑风暴、畅所欲言的时候往往是最开心的时候,所以我们就想拿剧本会来做一个故事,把这种开心和沟通的过程传递给大家。”

但剧本会的过程也不见得总是开心的。本应在剧本创作中作为核心的编剧,在剧本会上的意见却往往得不到重视,这也成了里八神想要映射的无奈现实,“我在之前一些其他的电影项目里面感受到了编剧的无助,文字创作者的想法跟别人总是有点不一样,自己觉得有趣的东西可能在其他人看来缺乏卖点。”

所幸,在《扬名立万》中,里八神认为的“有趣的东西”,得以最大程度地保留。比如电影台词中对民国史实细节的钻研,细化到了民国赌场筹码的若干民间叫法,或者货币涨跌在个别月份的异动,都是有据可考的。“我比较喜欢民国这个年代的作品,有点像美国人有自己的西部时代,是一个在写故事的时候总会想起的时代。可惜现在的很多民国戏其实是在回避一些生活细节了,成了一个变装的现代戏了。”

《片场日记》中的语言风格也在电影中得以展现,电影的喜剧段落大多由一些影视行业的所谓“内行梗”组成。在谈及普通观众对于“内行梗”的接受程度时,利来电游app平台,导演和编剧都体现出了更大的乐观,“把行业的一些我们司空见惯的事情拿出来,有可能在别人看来是非常荒谬可笑的,就像现在很多脱口秀也是这样的。映后的一些问卷里,大家的接受程度也挺高的。”

执念与自嘲交融,让这部电影虽讲述了一个遥远的故事,但却也映照了影视行业的现状,释放了创作者的自我表达。

从没想做纯喜剧

如果将《万万没想到》和《报告老板》作为起点,那么在刘循子墨身上挥之不去的标签就是“喜剧”。这个标签既是一种优势,也是一种限制。

纯喜剧一直都不是刘循子墨的志向所在,“我本身平时自己不会看纯喜剧,我觉得把喜剧当成一部戏其中的元素会很有意思,但做一部纯喜剧,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他欣赏昆汀的氛围感、盖里奇的节奏和反差,还有埃德加?赖特的黑色幽默,“他们几个的片子,我每次时不时都会稍微再看一遍,就特别有意思,希望自己也能拍出这样的电影来。”

而这些元素,在他的处女作当中都有所体现,也造就了这样一部难以用类型片思维去定义的电影。它有喜剧、有悬疑、有动作、有情感,甚至还有今年最“流行”的剧本杀色彩。这种类型上的杂糅,是导演和编剧在创作中遇到的核心困境,但同时也是他们想要尝试的方向。

据里八神所说,“我们一开始是带着一点喜剧的初心,但是走向了凶案之后,这两点之间构成了一个矛盾。因为喜剧和悬疑如果要结合的话,其实是有点拧巴的两个类型。悬疑起来的时候,得把语言主要让位给那些情节、逻辑层面的东西,但是逻辑的东西讲多了之后就没有太多空间来搞笑了。”

对“拧巴”的挑战不仅是给到创作者的,同时也是给到演员的。尹正、邓家佳、喻恩泰、杨皓宇,还有同样出身于万合天宜的本煜和柯达,甚至是第一次演电影的秦霄贤,这些主演们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作品几乎都是喜剧。而到了《扬名立万》里,他们需要更多地向观众展示自己“不那么喜剧”的一面。

在这样的选角思路下,演员对于角色的诠释也确实给了导演预期之外的惊喜。比如饰演主角李家辉的尹正,在刘循子墨的想象中,李家辉是更加深沉和郁郁寡欢的感觉,“但是尹正老师表现出的李家辉,他是会有一直压抑过后,迎来一种爆发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更喜欢。”

谈及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刘循子墨提到了在楼梯上的一段群像戏。“那场戏的最后一句台词,‘他不是还锁着大门呢吗?’,喻恩泰老师饰演的郑导,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之前我每一次看那句话的时候,我都觉得是搞笑的,我从没想过这句话是可以带着哭腔说出来的。但是真的到了那种状态,那种心情之下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太真实了。”

“反差感”,是导演希望通过这套演员阵容带给观众的,“可能很多观众会觉得,这又是一帮喜剧演员想咋咋呼呼地来演一部,但可能他们看完会发现,噢原来不是这样,他们这次是认真的。”

而在“把凶手带到现场”的核心推手编剧里八神看来,突破类型片的固定套路,也是他创作核心诉求之一。“类型这个东西,就是像超市分类货架的需要。你把类型界定清楚了,大家会明确地得到自己想要的商品。但是类型过于清晰之后,就会有一种熟门熟路的感觉。所以我希望我们电影类型上的杂糅是能给大家带来一种陌生感的杂糅。”

但个人表达和商业逻辑总会有冲突的部分,一部类型过于不明确的电影在投资阶段就容易受到质疑。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拿出完整的剧本,主创团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在创作与打磨剧本上。里八神表示,“这不是一部在PPT层面就足够动人的产品,我们没办法写比如我有多少分钟的动作戏,动作指导是谁,特效有什么保证等等,我们只能够把这个故事做好做完整,再拿这个故事给别人看,通过故事本身来打动别人。”

或许,“喜剧”就是那个会一直伴随着这些导演、编剧和演员们的标签,但《扬名立万》在类型上的尝试,也让人们看到了喜剧和更多类型元素相结合的可能。从喜剧出发,绕了一圈之后最后回归的,仍是讲好一个故事的本质。能不能“扬名立万”尚未可知,但他们已经交出了一张“无愧于心”的答卷。

文 |?刘南豆

编辑 |?张颖

相关的主题文章: